一片纸棱

尝试调整心态,成功失败无数次。

把自己的观念硬把我头上套是套不进去的,要么我把头砍了给你,你满意不?


有时候道歉并不能解决一切,但如果道歉都没有的话那一切都完了。


命算是续回来了……把负能删一删吧


【LC】童话故事【斯克+少量辉潘】

本来是发在名朋那写着好玩的小段子,这几天个人原因都没怎么更新于是把这个搬来凑数了

现在一共写了四篇,不知道后续还会不会更新总之先放这个,主BG但后续有少量BL,反正这篇全是BG就对了

并不光光全是LC人物,后面也有SS的登场

主:阿斯普洛斯x克丽丝·瓦尔登,少量:辉火x潘多拉,注意避雷

都说了是童话故事了中间有好多情节就用魔法来解释吧!

好了废话完了,开始看吧










名为赛奇的国王统治着一座临海的王国,辅佐他的是他的胞弟白礼。国王赛奇与宰相白礼都年事已高又并无子嗣,因此决定在全国众多青年中挑选一位继承王位。


你问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因为我就是众多被挑选出来的青年之一。我——阿斯普洛斯,和我的挚友希绪弗斯有幸一同被挑选了出来。你问我的弟弟在哪?那是另一个有关于海盗的故事了,如果有时间我会将那个故事也说给你听。


我今天要讲的,是我和那位海妖的故事。


“虽然你们通过了第一重考验,但要继承国王的位置还需要你们将世界上最珍贵的珍宝带来。”


老国王坐在王位上,面对着众多自信满满的男子这么严肃地说着。台下已有人开始了窃窃私语,这其中包括我和我的挚友。


“阿斯,我好像在以前儿童睡前读物里看到过类似的。”


“我也差不多。但现在我们还是安静吧。”


我对着希绪弗斯清了清嗓子,然后重新转头看向了赛奇。


“时间限制为到今天晚上,走吧。”


他挥了挥手,然后从王座上起来,迈步走向偏殿歇息。


“首先,排除金银财宝之类的。”


希绪弗斯双手抱臂仰天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按照套路来讲我们是不是应该去救个什么公主带回来?”


我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调侃道。他终于卸下了沉重的表情,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公主还轮得着我们来救吗?”


——————————


在和他闲聊了一阵后也没聊出什么个所以然,就各自分开打着碰碰运气的目的朝不同的方向分道扬镳。当然,我除了是碰碰运气之外内心还是十分想得到国王宝座的。这有什么?人要有野心才行。


拯救公主之类的是绝对不可能的,自己又不是什么王子。但救救小花小草小鱼小鸟之类的还是可以的——比如现在自己漫步的沙滩上就躺着一条......长着翅膀的鱼?


好吧,让我看到的话就把你放生吧,希望给我带来好运。


我俯身将还在扑通扑通挣扎着的鱼捧起,然后将它放回到了海中。奇迹的一幕发生了,一道五颜六色又极为强烈几乎要把我眼睛闪疼的光将它包围,然后我看到了一位淡蓝色长发的少女趴在了岸边。


“......”


不,这肯定不是人鱼公主。


“多谢你,你叫什么名字啊?”


少女眨巴着好看的青绿色眼睛朝自己看来。


“阿斯普洛斯。”


我思考了一阵还是回答了自己的名字,事情都发展到这一步了,那下一步应该就是“英俊的男子从少女海妖中获得随时能唤来她的海螺”之类的吧。


“我叫克丽丝·瓦尔登,叫我克丽丝就好。多谢你救了我,作为回报,这个给你。”


然后自己就从她手中拿到了一个藏着无比美丽闪耀着光泽的珍珠的贝壳。


............所以我忙活了半天还是拿到了钱吗?


——————————


不过自己那位挚友似乎比自己还惨,虽然这么说有点不道德,不过自己心里确实平衡多了。


“我走到森林里,碰到了传说中的女巫,然后我就被她关在门外的男朋友给赶出了森林。”


“......怎么回事?”


“女巫要吃鱼,她的男朋友就给她去抓鱼,结果好不容易抓到一条还是会飞的,不知道飞去了哪。于是她的男朋友一气之下撒了把渔网,结果带回来之后女巫气汹汹的说我要吃淡水鱼然后就把自己男朋友关在了门外。”


“......没有了?”


“没有了。对了,我听他们吵架的时候好像女巫叫潘多拉她男朋友叫辉火来着,你以后没事少进森林找他们。”


“............”


“怎么了?阿斯。”


“希绪,我觉得你被揍其实是因为你偷听人家家事。”


——————————


到了晚上之后,果不其然有好多人......带着路上用各种方式救回来的妹子去了。自己带着一颗珍珠,自己挚友两袖清风。


“到你了,阿斯普洛斯,说说看你带回来的东西吧。”


赛奇国王听完希绪弗斯的解释后沉默了一阵,还是把自己交到了跟前。


没办法,自己只好把珍珠拿出来了。


“......就这个?”


“就这个。先别急着让我下去,说不定我给您讲完这个故事你就会高兴了。”


——————————


“就是这样。您觉得怎么样?”


最后再报以礼貌的微笑,即使落选了也不能给他留下太差的印象不是吗?


就在自己松了一口气保持着笑容准备离开时,自己手里的贝壳突然掉了下来,在蹦跶了几下后突然打了开来,里面的珍珠再次散发出了五颜六色又极为强烈几乎要把我眼睛闪疼的光,然后珍珠消失,克丽丝出现在了我眼前。


“我作为海妖......虽然不是公主,但我支持阿斯普洛斯当国王!”


这都什么展开......


但自己还是上前揉了把小姑娘有些湿漉漉的头发,对着赛奇说道:“请您见谅。”


——————————


最后还能是什么?自己当上了国王。可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收获了爱情,还有就是......海妖真的很稀有。


这张克丽丝披阿斯外套觉得莫名好看,虽然克妹本来就很萌了【x】

有时候真的挺羡慕自己笔下的人物的,起码他们并不孤单,不会有真正的绝望,就算有也会有人将她拉出深渊,至少曾经拥有过一个真真爱她陪伴着她愿意为她付出一切的人


不写咕哒子所以热度就这么低吗……我不写的原因是因为咕哒子太局限故事发展了啊人物性格什么的也被规定好了,就你和他的恋爱故事不好吗……


【爱德蒙·唐泰斯x你】Kill me or kiss me

“你”非咕哒子

*女主非通常类好女孩

*先炮后爱

*叙述线极其之乱

*我流伯爵,私设成灾

*这是一句为了避免杠精写的废话:藤丸立香=御主,不要问为什么一会儿是立香一会儿又是御主了两者无差只是我写着爽这玩意儿本来也是我写着爽的不想看可以关掉

不说食用愉快了,不嫌弃就好​












​你生前是一名走私商贩,死于肺痨。


就算这次作为英灵得到了所谓的二次生命来到迦勒底,你也并没有放弃生前到死都没离开过手的烟斗,以至于许多厌恶烟味的英灵都养成了见到你就远离的习惯。


藤丸立香不止一次好说歹说把你推到南丁格尔那,然而你貌似和后者的打架次数大于正常治疗的次数,应该说就没有正常治疗的时候,最后藤丸立香又不得不又叫上玛修把你们分开。


反正现在也没了病,想怎么抽就怎么抽,就算生气患有疾病也没有停下过吸食烟草——这么想着你缓缓吐出了一口浊气。







​你并不想获得别人的任何关于女孩子的夸奖,诸如“美丽”“乖巧”“纯洁”,你自己都认为自己没有资格获得这些称赞也没有和这些词的任何一个挂上钩。


美丽——​你除了那一头漆黑如乌鸦羽毛却又有一种似有似无的光泽的长发外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像女孩子,你本想把这碍事的头发也剪掉然而没办法,你答应过那个谁要将头发留起来。但其实你的身材发育的还算不错,脸长得也还行,就是某些部位太过于平坦了而已,你自己也没有在意过这些有的没的反正又不能当饭吃,整日一件黑色大衣裹着身子再穿条裤子方便行动。


​乖巧——好吧其实你大部分时候还是很安静的,别人不惹你你就不会掏出枪对着人脑袋嘣了他,但如果谁和你有过过节你几乎是见一次就要打一次,少数不打的时候是因为你们的御主拦在你们中间亮出令咒阻拦。


纯洁——你自己都不在意自己的贞洁,你曾经可是为了利益出卖过自己的肉体。你至今还记得那天,现在说到这些你唯一的想法就是那人技术不错,但你依然想要把他的头按到地里嵌进去八百米。​







对了,上述的那个你想把他脑袋按到地里嵌进去八百米的家伙藤丸立香还偏偏把你和他放一个队伍里。


什么叫做因为宝具和技能相性很好啊???我个人就认为别说相性了不相克已经很好了。哦你们偏偏还不相克,都是Avenger。


“我可以先把他打一顿吗?”​


“我的话随便,但是立香,你认为呢?”​


他说着咧嘴一笑,然后几乎是一瞬间冲到了你的身边将你身后的敌人一把撂倒在地再用脚踩成碎片还不忘意味深长地瞥你一眼。你觉得自己受到了鄙视。


“你们果然配合得很好……”​


藤丸立香说着就再要上前劝架,你嘁了一声一脚将地上留下的经验结晶​踹到了某人怀里,自己又抱起一堆然后叼着烟无视众人自顾自走了。


——对啊,​那次爱德蒙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让我学会如何配合他的。


而被踹了一脚结晶的伯爵只是笑而不语,稳稳接住后也跟上了你的步伐。


“又是这样的一天呢。​”


藤丸立香摇了摇头,然后叫上了剩余的​从者回了迦勒底。







​御主也曾问过你你们俩生前究竟有什么过节,至于为什么不问爱德蒙是因为问了得到的结果也是“她啊,是除了海黛以外唯一完全了解我的人”这样半知不解的答案。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虽然你说你们俩有仇但好像每次争端都是由你挑起你先动手而对方貌似连你的一根头发丝都没碰到过——​也许是因为在他即将碰到之前你就已经先把枪掏出来了吧。


当藤丸立香​问起你这件事的时候你只是嘁了一声,放下嘴里的烟斗靠在墙上,大致瞥了眼周围发现没人后才开口缓缓讲起了这个故事。











当初你最后的亲人也就是你的姐姐被敌对阵营的人挟持,以此来威胁你交出手上最新拿到的一大批烟草。你面无表情地将后事交代给自己的心腹后在无数双透露出各种情感的眼睛的注视下平静地扔掉手里的双枪只身一人前去谈判,最后的结果是你杀了对方的头目,对方的头目杀了你的姐姐。


然后你抱着自己姐姐的尸体走了出来,宣布退位并传位给之前那位心腹后就回到了自己一直窝着的贫民窟里。​然后你亲手埋葬了自己的姐姐,最后写好了遗书后准备饮弹自尽,直到房门被一个人强行一脚踹开你才放下已经拉了保险栓的手枪去开门。


“没事就出去。”​


你还想快点去死呢。


​“别着急,我这次来是想和你做个交易。”


​他摘下来帽子向你行了个像极了你所阅读过的为数不多的书上所描写的英国绅士的礼,然后他又抬起头,你看见他那双如琥珀般的金瞳中布满了连你都不懂的笑意,硬要你找个形容词的话那就是在远处匍匐着窥伺着猎物的猎豹的眼睛吧。







你承认自己讨厌自称为爱德蒙​·唐泰斯的男人,尽管他说过他很少对人自报真名。你同样也憎恶着自己,但你别无他法。


他早就听说了你的名号,在得知你的姐姐丧生你也宣布退位后想办法找到了你曾经的手下,在支付了丰厚的报酬并用甜言蜜语蛊惑他们后他们自然相信了眼前的男人可以组织你的死亡,然后就得到了你的住址​。


“你现在退位了,你也对自己姐姐的死感到愧疚并且想以死偿命吧?我可要告诉你,没了你,你的组织现在可是一团乱麻哟。”​


“要你管,反正我现在也活不了多久了。快给我滚开不然你也想得病吗?”​


你说着咳嗽了几声顺便再带出了几口血,你一把将其用胳膊抹去后怒视着眼前的男人伸手就要推开他。


“你真的忍心吗?那可是跟着你出生入死的人啊——我有个主意,我可以接管你的组织并且保证打理得很好,但条件是你不能自杀,这样永远带着悔恨活下去。以及,我可不怕得病死了。”​


他接住了你的手牢牢钳制住继续带着似有似无的微笑看着你。


“怎么看都是你比较有利吧?要我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痛快,你还多了群衷心的部下。”​


你嘁了一声,没等你再次做挣脱​的动作爱德蒙已经先行放开,你三两步来到书桌前抽出一张白纸压在了本来的遗书上,飞快地写了一连串后又签上自己的名最后咬破手指按了上去,然后你将它塞到了爱德蒙的手里。​


“当我倒霉好了,还有我会连你也一起厌恶的,爱德蒙。”​


他接过纸张后微不可察地挑了挑眉露出一丝惊讶,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爱德蒙​”这个称呼,除了他曾经的恋人以外再无任何女性喊过。


“我还有一个条件。”​


他收下纸后轻轻按住了你的肩膀阻止了你离开。


“快说。”​


你不耐烦的啧了一声。







他的吻是冰冷的,如同他过于苍白的面容一般让你感觉不到任何一丝温度,却在吻技上熟稔地让你感到这么多年以来头一次与男人亲近所带来的奇妙感觉,在这之后你全身上下的欲火都莫名燃烧了起来。


“可以把腿再抬高一点。”​


“你要求真高。”​


“对第一次的小姑娘我已经尽量降低要求了。”​


他笑了笑,顺着你腿抬高的动作扶住了你的大腿根部,俯下身​再度吻上了你的唇瓣,另一手去褪下你身上的衣物,去抚摸一道道在独属于少女白皙肌肤上 触目惊心的伤痕。


“【】……”​


他呼唤着你的名字,你只记得自己应了一声,然后不自主的在他异常温柔地爱抚下主动去回应着他的怀抱。











“可以停了吗再讲下去就要成工口漫画了……”​


藤丸立香这样的女孩子显然是承受不住这些,面颊泛上一层红晕焦急忙慌地朝你摆着手一边让你停下这无比细腻的描述。


“哦,好啊。”​


你抖了抖烟灰,双手插在口袋转身遇走却在拐角处碰见了个你怎么都不想见到的人。


“继续讲啊,我看你挺享受的嘛。”​


“…………”​


你翻了个白眼,看似毫无波动实则强行按捺住了揍他一顿的冲动因为你还是不想把迦勒底给拆了的,然后快步绕过他走了出去,以至于都没留意他跟上了你的脚步。







“爱德蒙,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直到你走出迦勒底才注意到尾随着自己的脚步声,你转过身指着他咬牙切齿地说道。


“想再来一次,这个回答怎么样?”​


他从口袋中取出一根烟,点燃后靠在了身后的墙上漫不经心地回答着,烟雾缭绕在他的指间,傍晚橘红色的阳光映照在他身上倒是遮掩了些他原本冰凉的气息。


“不怎么样。”​


你说着在一只手中凝聚着魔力就要给他一拳。


“噗嗤,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急性子呢,【】。先来根烟怎么样?”​


他笑了笑,侧身躲开了你的拳头,然后又掏出一根烟递给了你。


“……搞不懂你在想什么。”​


你还是将所谓香烟的玩意儿叼在了嘴里,虽然你觉得这东西不如烟斗来得快活,像是看穿了你的想法一般,爱德蒙开口道:“都差不多,烟斗很爽快但这个也不差,该说是精致吧。”​


你刚想从怀中摸出从前点烟斗用的火机,爱德蒙抢先一步来到了你的面前。


“干嘛?”​


“你猜猜看。”​


然后他带着笑意凑近了你。











​我认识一位姑娘,他年级不大,才二十五六岁,但她却明白自己不是什么好姑娘。因为她知道作为一个走私商贩——准确来说应该是黑帮了吧,她做尽了一切恶事,杀人放火抢劫什么的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仅仅是为了钱而已。


她走上这条路的原因很简单,因为父母双双去世,父亲留下了两把手枪母亲留下了一管烟斗,姐姐又刚刚结婚不久,唯一想到最快赚钱的方法只有走上这条路。


她经历了很多,好几次有生命危险都咬牙坚持了下去,最终也成了一名初有名气的黑帮头领。


然后她姐姐的丈夫出轨了,她一枪杀了那个人渣,并抱住她的姐姐说你还有我。但其实那时候她已经被发现得了肺痨,没多久可以活的日子。


最后的结局就是她唯一的​姐姐也被人杀死,她本想也一死了之,却又因为对另一个人约定与恨活了下去,没过多久也死于肺痨。











还没等你将这些话消化完毕他就忽然撇了撇脑袋,用自己嘴里的烟一擦你嘴里那根尚未点燃的,后者也因此沾上了火花。


“说了半天你就是来占我便宜的?”​


你挑了挑眉,却难得没有​先一拳头砸到他脸上,模仿着他的动作二指夹住香烟取下吐出一口浊气。


“你想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反正你现在对我除了杀恐怕只有爱了吧?”​


他嗤笑了一声,就这样叼着烟摘下了自己的帽子然后戴在了你的头上再敲了敲,


“今天很冷,还是快点回去吧。”​


“……要你管。”​







当我做到能够杀了你的程度时,其实我已经爱上你了,爱德蒙·唐泰斯。​




































PS.​这几天破事杂七杂八的,趁着心情平稳点的时候想着这样一直不动笔也不行,正好当刚入坑知道伯爵的时候就一直想写写他,最近因为各种原因又有了一些关于他对自己另一半的各种片段,于是就有了这篇,​但果然还是更喜欢在脑中脑补完整个故事就行,三次二次的破事一直打断思路加上这样硬把想法写成文就导致了整体看起来奇奇怪怪乱七八糟的……好的这段都是我的碎碎念无视就好。

本来想的是伯爵x你,到最后却有种伯爵x你x伯爵无差的感觉?

大概是两个傲娇谈恋爱的故事吧,不承认是爱所以只能说是恨了吧。总之这是我个人的感受,当我写完这篇时发现我已经不是创作者而是叙述者了,他们的故事归他们所有,我好像也不能多做点评了呢。​


……我是不是该练小号

昨晚梦见伯爵上我的车,贼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