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纸棱

行吧,反正白嫖赛高以后挂车不补直接删。

突然满脑子,加隆拿着波塞冬三叉戟对着雅典娜膝盖一抬把三叉戟折了,“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向您宣誓忠诚!”


【卡路狄亚x你】指尖焰火

咕了好久的卡少的车终于给我写上了......这么恶劣的性格开车可真是刺激呢【。】

各位食用愉快

注解:女主所阅读的是希腊神话中美杜莎的故事,美杜莎长得太好看被波塞冬看上了于是逃到雅典娜神殿请求庇护结果波塞冬还是把她给【】了,雅典娜觉得她在自己神殿了失去贞洁大发雷霆于是让她变成了蛇发女妖。这也算是卡路狄亚的恶趣味吧2333333

看了看市长和前几篇奥利奥Fugo大哥的热度……难道没人喜欢市长吗明明斯文败类老狐狸人设超好磕的!!!


【拉塞尔x你】宝石

是市长的个人篇

别的好像没什么可说的了但不说些什么好不习惯于是有了这行字【。】

偶尔试一下这样的文风【。】

总之是个HE【官方没说结局市长die了的话】

那么开始阅读吧!







“滴答滴答”

是时钟行走过每一秒的声音。

你坐在柔软的床铺上,抬头透过窗户栏望向湛蓝的天空。

“咔擦”

是门锁被打开的声音。

你的眼睛瞬间蒙上了兴奋的色彩,跳下床径直跑到门边直直地扑到了银发男子怀里。

他弯下腰来,温柔地将你闪耀着淡金色光辉的发鬓理到而后,又抬手将你左眼处的刘海拂开,露出那只美丽却像蒙了尘一般的眼睛。

“真是如同世上最珍贵的宝石一般呢,无论看多少次。”

他笑了笑,低头在你的额上落下一吻。

你伸手抱住了他,将脸深埋在他的怀里。

“怪不得,连恶魔都如此喜爱......”

宠溺到几乎要滴出水来的话语落在你的耳旁,你轻蹭着他的衣襟,贪恋着他身上的味道。

“抱歉,最近因为一些事这么久了才来看你,等到处理完这些之后我会补偿你的。好吗?”

他捧起了你的脸,微笑着向你保证。

你点了点头,又看着他起身再度离去,锁好房门,仿佛一切都未发生一般,豪华却过于空旷的房间里又只剩下了你一个人。



“......”

你重新坐回在了床上,低头望着一看就是最上等的材料制成的红色地毯,张了张嘴,

“不要......这次不要失约了......拉塞尔......”







“拉塞尔,这个小姑娘从今以后就是你的妹妹了。”

“......啧。”

少年将视线从面前约莫才十岁的女孩身上移开,他并不想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从哪乱搞来的一个私生女,将手插在口袋别过头。

“你比她大了要八岁,好好照顾她。”

男子也没准备再说什么,最后嘱咐女孩在这好好待着就跟着离开了房间。

你望着远去的男子,蜷缩在了角落中。







“这孩子变成现在这样都怪你!”

“你整天除了喝酒都不出去工作,我在家这么辛苦你还怪我?”

“......”

你透过门缝看着如往常一般争吵的父母。

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明明可以好好的,为什么......



——好想逃。



这个想法出现在了你的脑中,然后又被无限放大。

逃走了就不用管这一切了,不用在每天睡着时听到争吵了,不用再和这样的爸爸妈妈在一起了......



于是在那个雨天的夜晚,你做到了。

就这样独自在角落中默默等待着死去吧——这是完全不属于你这个年龄段的小姑娘该有的想法,你本该在糖果与童话中成长。

“怎么了?”

“......”

你感到自己的身上被披上了什么东西,抬头望去,是你在电视上有过几面之缘的拉普拉斯市受人尊敬的市长。

你看着他的眼睛,抬手想表达自己的意思,最终却放弃,缩回在了角落。

“不会说话吗?”

“......”

你闭上眼睛,然后突然感到自己的右手被人拎了起来,本来头顶传来的雨水冰凉的触感也消失了。

“和我回去吧。”

他将伞往你面前挪了挪。







“我不管你是他哪里乱搞来的,不要来烦我。”

待到男子走后,少年嘁了一声伸手将你一把推倒在了地上。你感到脊背一疼,张了张嘴却无法发声,只能用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朝他惶恐地摇了摇头试图表达事情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和你说话呢,听到没?”

他一把揪住了你的衣领,你看着他那双布满凶戾的金色双瞳,努力想从喉咙中挤出一点声音却无济于事。

“喂,你是哑了吗?”

“......”

你垂下了眼睑,轻轻点了点头。

“噢......”

他眸中原本的厌恶与凶恶一消而散,然后他松开了你衣领上的手转身离开。



“我叫拉塞尔·巴洛兹......拉塞尔就好。”

“......”

——我叫【】。

你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在心底默念道。







“你喜欢吃糖吗?”

你点了点头,然后又拉着他的衣袖掀开,露出里面触目惊心的伤痕。

“没关系,是几个不长眼的罢了。”

他抽回了手,将糖纸剥开把糖凑到了你的嘴前,你张嘴一口咬下。

“说起来,那家伙有多久没来看你了?”

他弯腰为你将散落了一地的积木捡起,一边整理到箱子中一边随口问道。

你对他的印象只停留在了他强行让你活了下去这一点上。你摇了摇头,弯腰帮着拉塞尔将积木拾起的同时朝他做了个“三”的手势。

“三个月了吗......”

他拿积木的手一顿,随后站起了身将最后一块放到了箱子中,喃喃道:“还真是自把你捡了回来就没再看你一眼了......只要确保你每天都有饭吃有水喝就行了啊......”

——这样当初为什么又要让你/我活下去?

你抬头,透过镜片对上了他金色的双眸,只觉得这一瞬间你们只剩下了彼此。



“我总不能一直喊你‘喂’吧?你会写字吗?”

你点点头,从他手中接过纸笔,一笔一划地将自己的名字写了出来,然后递给了他。

“你的字迹太难看了。”

他毫不留情地说道,然后将纸扔在一边,

然后他在纸上写下了“Bussell Burrows”,这是见过的最好看的字了。

“想学吗?”

他看着你坐在了座位上,手中拿着笔艰难地模仿着他的字迹,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来到了你的身后,右手覆上了你的手腕,这时你感到他身上清冽的气息,却又被他的体温所包裹,很暖和。

“我教你啊。”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好看,像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石一样?”

你摇了摇头,坐到了他身旁,他伸了个懒腰,显得比往日轻松了许多,然后他将手中的橙汁递给了你,再笑着摸了摸你的头,

“紫宝石一样,美丽的眼睛。”

你放下了橙汁,用手语比划着,大致意思是为什么今天违背规定带你出来。

“这个嘛......我因为一件事可能很久不能来看你了,所以当然要让你留下深刻的印象了。”

他捧起了你的脸,对上了你的眼睛,

“如果你以后半夜听到了枪声,记得继续睡,一切都会没事的。”

因为我会保护着你。



“你说去道个别就为了老相好的吗?”

漆黑的恶魔双手抱臂,靠在墙后从口中吐出了低沉的语句。

“这可不是老相好......不,你这么说也没错......”

拉塞尔取下了眼镜,抬头望向远处,

“她是和我一样从泥潭最深处一路陪伴着我到现在的人。”

“啊,那确实是一双宛如紫宝石一般的美丽眼睛啊,就连我都会着迷。”

卡隆从墙上起身朝前走去,

“走了,拉塞尔。”







“......”

“说吧,人类,你有什么愿望。”

你曾经在家里的书架上看到过这么一本书,上面写满着禁忌的文字,也正因为如此才深刻地铭记在了你的脑海中,才能让你在今天做出这样的举动。

“不会说话吗?......我想起来了,十几年前,有人向我许愿想要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我提出的代价就是在得到后的不久又失去这一切,看来你就是那家人的女儿了,该说是你们人类的‘缘分’吗?”

大恶魔眯起了鲜红的眼睛,然后打了个响指,你感到自己的喉咙像被火烧了一般,下意识咳嗽了一声。

“咳咳......”

当你意识到自己能发出声音后诧异地望向眼前的大恶魔。

“别感谢我,代价待会儿得和你的愿望一并支付。”

“我想......至少亲口告诉拉塞尔......”

“我知道了,从今以后只要是你想要的话,你的话语就带着魅惑他人的力量。”

还未等你说完话,恶魔俯身盯着你的双眸这么说道,然后在你的左眼前一挥,

“真是让恶魔都着迷的,紫色的眼睛呢......”







拉塞尔对你说过,当半夜听到枪声的时候千万不要醒来。

你遵守了诺言,闭起眼睛蒙上了被子。



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人询问你当天夜晚发生的一切,你摇了摇头选择沉默。

“这孩子有心理疾病。”

然后他们将你带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每天都有人来问你各种繁琐的问题,而你只是蜷缩在床上一味地摇头。



你从电视上得知,以前的市长已经死了,继任的是他的儿子。

“拉塞尔......”

你的手指覆上了屏幕,轻轻抚摸着。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门锁被打开了,你换上了平常的面无表情关掉了电视。

“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吗?”

你震惊到有点不可置信,下意识向后退才发现自己的背部已经抵在了冰凉的墙壁上。

“拉......巴洛兹市长。”

他与之前相比身上多了这个年纪应有的成熟,还有你捉摸不透的气息,但也有不变的,是独独对你的温柔。

“虽然你会说话了我很开心......但这是什么鬼称呼,和以前一样,喊我拉塞尔,【】。”

他一手撑在你身旁的墙壁上,俯身挑起了你的下颔,低头覆上了你的双唇。







“我决不允许有任何人伤害拉塞尔。”

很显然,眼前的少女的意志比你想象中还要坚强,你的语言丝毫不起任何作用。

“但如果你执意要这样做的话,就来打败我吧。”

你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手枪后撤了好几步。

“小心,诺艾尔,她的声音会让我们动不了,我勉强还可以动......跟在我身后躲好了!”

说着,卡隆将诺艾尔护在了身后。







“对不起,拉塞尔,我果然还是......”

“没关系的。”

他弯腰将你拥在了怀中,凑到你的耳畔轻声道:“只有你,我允许你失败......”

——但别想着我会纵容你离我而去。







“不怪我失去了一只眼睛吗?”

“虽然有点生气,不过,‘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不是吗?所以,我说你的眼睛是世界上最珍贵的方式,意思就是......”

他任由你跨坐在他身上,低头在你的锁骨上反复啃咬吮吸着留下独属于他的印记,酥麻的感觉让你下意识扭了扭身子,被他扶住了腰。他又抬头看向了你的眼睛,轻笑一声。

“我拥有的都是最好的,其中包括宝石。”







































PS.为什么会成某种意义上的萝莉养成......。咳咳,我知道这篇连我自己都看着混乱所以补偿你们小剧场!可以当作是下戏之后的和平日常?





谁都知道巴洛兹市长有一颗独一无二的,最为宠爱的宝石。谁敢惹宝石生气了,就是和他巴洛兹过不去。

......所以您放过我们吧我们已经被扣了连续三个月的工资了!

这是市长邸的工作人员内心的一致愿望。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变成了一副除了希比乐以外生人勿进的状态,就连拉塞尔也不能靠近,一靠近了就各种枕头啊什么的往身上砸,于是他觉得一定是那些人没有好好照顾你于是扣了他们三个月的工资。



希比乐表示市长果然是个直男呢,然后走到了你的房间和你谈心。

“大猪蹄子难道不知道他去应酬的时候回来身上带着香水味吗!”

你说着将枕头又一次砸到地上。

“市长虽然对待工作方面很认真,但谁叫他是男人呢。”

希比乐说着将泡好的红茶递给了你。



“希比乐,她到底怎么了?”

于是我们伟大的巴洛兹市长终于忍无可忍问了自己的秘书一句。

“没怎么,就是我建议您以后出去吃饭先洗个澡再回来看她。”

“......”



“你给我出去!!!!!!”

拉塞尔准确无误的躲过你砸来的枕头再接住放回床上。

“都说了你给我出去!!!!!!”

他按住了你张牙舞爪的手,然后反身将你按在了床上。

“你干吗???”

“你看不出来吗?虽然我很喜欢你的声音,但你总这样我可很苦恼,没法专心处理工作呢。”

他牵了牵嘴角,随后五指覆上你的面庞,

“你比她们都好看——这样总可以了吧?我的宝石。”

查了一下诺艾尔的百科这个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也是有伯爵的女人了【。】

…………………………………………………………………………

【被虐的诺艾尔乙女向】身高差

整理好了心情【大概】于是回来了

灵感来源是今天的体检√

内含:利维欧·斯托拉德/奥斯卡·德雷斯/普后·德雷斯/卡隆/拉塞尔·巴洛兹/诺艾尔·切尔奎蒂







利维欧·斯托拉德



身高量下来,你比去年高了两厘米。

然而你对着他比划……果然还是差了一大截。

“多喝牛奶。”​

他看着拼命踮脚想要超过他的你伸手按住了你的头,然后揉啊揉啊揉啊揉啊揉……

​“再揉就要矮了!”

你拍开了他的手炸毛。

“不揉也这么矮。”​

“……”​

“喝热可可吗?加了牛奶。”​

“……不喝白不喝!”​





奥斯卡·德雷斯



“你长高了。”​

他看了看体检单上比去年高了0.1cm的你点了点头。

“真的吗?”​

你的眼睛binglingbingling的冒着金光看着他。

“嗯,真的。”​

他笑了笑,摸了摸你的头然后将一旁刚热好的甜牛奶递给了你,

“继续加油吧。”​





​普后·德雷斯



你已经因为比起去年一厘米都没长高的缘故蹲在教练要半个小时了。

“喂喂喂,不就是没长高吗!平常和我吵嘴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丧气的模样!”​

他忍无可忍一把拎住了你的后领口将你提留了起来。

“……就是因为比你矮所以我不开心!”​

你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不就是这点小事吗?哭什么哭啊!​别哭了!”

​哭的声音更大了。

“………………”​

于是他放下了你,蹲下身子与你平视,额角还冒着青筋,

“满意了吗?满意了就给我别哭了赶紧起来!”​





卡隆



“卡隆,我可以和你定结契约实现长高的愿望吗?”​

“……不行。”​

卡隆一口茶喷了出来,擦了擦嘴后咳嗽了几声有些汗颜地看着你说道。

“为什么不行啊!你不是什么愿望都能实现的大恶魔吗?还是说你只是一只乌鸦啊!”​

你踮起脚抓着他的肩膀疯狂摇摆。

“够了啊你给我多喝牛奶早睡早起别因为这点芝麻大小的事就来定结契约啊小不点人类!”​

“……”​

“……”​

气氛沉默了三秒。

你指了指客厅的沙发,

“今晚睡这吧。”​

“???等等你听我解释!……”​





拉塞尔·巴洛兹



“不错嘛,比起去年高了两厘米。”​

“比起拉塞尔还是差了好多啊……”​

你将喝完牛奶的杯子放在一边走到他面前踮脚比划了一阵。

“放心吧,这样就挺好的。”​

他按下了你的手拿出手帕给你擦了擦嘴,又拍了拍你的头,

“你看,不是每次出行都没人有意见吗?”​

“也对哦……”​

你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拉塞尔:谁敢有意见我一枪崩了谁:)





诺艾尔·切尔奎蒂



和去年比她矮一点比起来你今年和她一样高了。

“诺艾尔酱,以后不许摸我的头了哦!”​

你拍了拍胸口骄傲地和她说道。

“没问题。”​

她忍了笑拍了拍你的肩膀。

“都是牛奶的功劳呢!诺艾尔要不要也来一杯?”​

“当然可以啊。”​

她接过了你递来的牛奶,和你碰了碰杯,

“干杯!”​


看完柯南,安室透真帅【尖叫】